砀山伯爵商务休闲会所,不知道这样的主机。

  • 砀山伯爵商务休闲会所电话
  • 朱元璋与绝大多数封建帝王一样,都是只能共患难不能共富贵。明朝开国初期是在册封开国功臣,但是这些功臣都在朱元璋的猜忌下,逐步被设计陷害,最后没有被处理掉的都是朱元璋的绝对心腹。朱元璋之所以这样做都是在维护自己的利益不被削弱,是人性自私自利的表现。

    砀山伯爵商务休闲会所,不知道这样的主机。

  • 砀山伯爵商务休闲会所地址
  • 1762年初的普鲁士国王腓特烈二世无比绝望,六年的时间里,他带领这个小国孤独的挑战着整个欧洲基督教世界。哈布斯堡帝国、法国、沙皇俄国、西班牙,他赢了一仗又一仗,可是敌人似乎无穷无尽。回头看看在汉诺威全程挂机打酱油的盟友英国,曾经无比中二的老腓只能摇头叹气。现在反普鲁士盟军已经向柏林进发,自己的国家已经没有继续战争的能力,波罗地海最后的出海口科尔贝格也在俄军的猛攻中陷落。外无强援,内无出路,腓特烈同志觉得是时候结束自己的生命了,战败被俘的耻辱是绝不能接受的。他提笔给自己的姐姐威廉敏娜伯爵写了一封信,当做交待后世,甚至他已经做好了自杀不成而被俘的准备:假如我战死了,一切事务必须丝毫不变地照常进行,……假如我不幸被俘,严禁为我个人抱有丝毫顾虑,或者对于我在被俘期间所写的片纸有丝毫准重。写完信的腓特烈二世疲倦的闭上了双眼,近五十年的人生自己不停的抗争着。少年时抗争父亲包办的婚姻,和好友出逃英国被抓获,害的好友被杀;青年时接过王位,抗争对士兵的不公,解散父亲创建的巨人军团,赢得了“士兵国王”的美誉;再后来,他代表自己的国家抗争欧洲的权力分配,他要更大的权力,甚至不惜诉诸战争。现在战争已经打了六年,国家和自己都已经疲惫不堪,自己似乎又一次上演了古希腊的英雄悲剧,也好!那就轰轰烈烈的战死吧!日耳曼永不屈服!亲卫敲门的声音打断了腓特烈二世的沉思,进门后卫兵递给他一封信,俄国送来的。愤怒攫取了腓特烈全部的神经,他向卫兵怒吼:“俄国佬想羞辱我吗?!我们还没有战败!我和我的王国会战斗到最后一刻!”卫兵神色古怪:“陛下,不是劝降的,新任沙皇彼得三世宣布俄国退出战争,并且切尔尼谢夫将军带领那两万精锐俄军将转交您来指挥。”腓特烈的脸瞬间变成了大写的囧字:“卡尔(彼得三世的德文名字)的脑子坏掉了?”卫兵:“沙皇陛下请特使转达向您的敬意,他说是您忠实的崇拜者者,不能允许向您举起刀剑。”受不了这种强烈转折打击的腓特烈有点眩晕,他迟疑的问卫兵:“就是说进攻我们的主力部队现在变成了我们的人?这仗我们翻盘了?”卫兵点头:“是的,陛下!”腓特烈实在受不了画风如此快速的转变,幸福的晕了过去。就这样,被称为“勃兰登堡王室奇迹”的事件发生了,脑残粉拯救了一代名将腓特烈大帝。七年战争的胜利让普鲁士一跃成为欧洲五大强国。我还能总结什么?看多了欧洲历史,我只能说逻辑什么的都是扯淡,在那帮思路清奇的欧洲佬身上,啥事儿都可能发生。当然,即使在以扯淡著称的欧洲史里,这么扯淡的翻盘也是奇迹,只能是偶像的力量是无穷的。

    东晋时期桓温率军讨伐成汉,在战斗不利情况下本来想鸣金撤退,结果传令的将士不小心传错命令,变成了击鼓,结果晋军奋力反击,反而取得了胜利,实现了神奇的逆转。桓温出镇荆州时发现成汉皇帝李势荒淫无道,国力日渐衰微,认为是讨伐成汉的好时机,于是上疏请求出兵,并且不等朝廷回复,就带兵一万进攻成汉。桓温伐蜀之时初期进展顺利,直逼成都。成汉皇帝李势孤注一掷,决定集中全部兵力和恒温决战,双方最终在成都城外的笮桥展开了大决战。此战恒温因为只有一万人马,而成汉兵力占优绝对优势,因此战局开始对晋军很不利。晋军先锋勇将袁乔几次冲击未能击败成汉军,参军龚护战死,只能后退。成汉军趁势反攻,乱箭一直射到了恒温身边。见局势不利,晋军将士“众惧欲退”,恒温也决定先撤军保存实力,因此下令鸣金。然而“鼓吏误鸣进鼓”,袁乔听到鼓声以为恒温下令再行进攻,因此率军转入反击,“因麾而进,声气愈厉”,而晋军后军也以为前军获胜,因此都奋勇向前。正在进攻的成汉军遭到突然反击,阵形大乱,反被击溃。晋军趁机全军压上,“遂大破之”,一举攻下成都城。李势战败以后逃到晋寿,最后决定投降,恒温一举消灭了割据44年的成汉,因为鼓吏出错,最终扭转了一战的局势,灭了一国,也可以说是一个神奇的转折了。由衷的感谢敬爱的头条君举办这样的活动,让羚羊有这个机会参上,与诸位同道一起品评历史。

    步入正题之前,羚羊简单说说我这次要“世界战场神操作”的故事梗概,来自于中国古代,一场跟火有关的神操作战役,故事的主人公是一个男人,这个男人的名字叫做朱温。

    毛主席曾经评论过朱温,就是那句著名的评语:“朱温处四战之地,与曹操略同,而狡猾过之。”朱温和曹操有很多共同点,比如他们都是处在大帝国的崩溃时代。都在北方折脱,东有吴,西有蜀,甚至还都大举南下伐吴,却都遭到失败。更离奇的是,二人在北方都有一个实力远强于自己的敌人,曹操有袁绍,而朱温的一生死敌是盘踞河东的李克用。

    朱温和曹操也有一点不同,就是曹操最终消灭了袁绍统北方; 而朱温始终啃不下李克用,到了儿子辈儿,朱温的“猪狗”儿子被李克用的儿子李存勖扫荡得精光不剩。原因出在哪里答案有很多,因为是问答,羚羊今天就只从一个角度来切人,那就是度量。换言之,朱温的度量远不如曹操。

    曹操与袁绍是敌人,但也是生死之交的朋友;而李克用本来也有可能成为朱温的兄弟,但场心胸狭隘的大火,硬生生把李克用烧成了世上最恨朱温的人。

    而这一切,都源于朱温的度量,和近乎赌博式的纵火杀人。

    只是结果很透憾。

    朱温的杀人计划没有得逞,却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,彻底断送了朱温做曹操第二(至少一统北方)的美好梦想。

    一个叫上源驿的驿站,记载了这场虽然不显名华夏却惊心动魄的恐怖夜宴。而那一场熊熊的火光,甚至可以称为改变了中国历史后一千年的进程。羚羊为什么敢这么说呢?道理很简单:五代,除了朱温的后梁,其余的四代即后唐、后晋、后汉、后周都是出自晋王李克用的河东军政集团。如果朱温能烧死李克用,那么历史就不可能出现五代,而取代五代的北宋,更不可能出现。

    如果没有北宋的出现,金、南宋、元、明、清都不可能出现。。。(这个脑洞我开的还是可以的吧,O(∩_∩)O哈哈~)接下来步入正题,事情还要从朱温背叛黄巢归唐的故事讲起。

    01 乌鸦与狐狸话说朱温炒了黄巢的鱿鱼,但是他的反水,对于唐朝平定整个黄巢起义的重要性来说,只能排第二。这第一是谁呢?正是来自河东的李克用。这一点,从黄巢起义平定之后唐廷的论功行赏就可以看出。李克用为河东节度使,得到了天下重镇河东,河东治所在太原府。太原府为大唐三都之一的北都,政治级别相当于今天的直辖市。朱温虽然得到了宣武节度使,一跃成为一方节帅,但宣武镇的治所在汴州(开封),汴州只是河南道的首府,也就是一个普通的省会城市,相比李克用的河东镇高下立判。不仅如此,李克用名正言顺占据河东还有三大好处。李克用本就是山西人,世代为沙陀族首领,部族盘据山西已有三代,祖父朱邪执宜、父亲李国昌(赐姓李)都为山西地区武官,此为人和。俗话说金角银边草肚皮,在乱世,三晋大地表里山河自成一脉,而且我国地势西高东低,拿下山西对整个华北平原都是居高临下,占尽地利。黄巢起义之后,唐廷与藩镇微妙的平衡被打破,天下重新洗牌,五代十国的大幕拉开,这是天时。反观当时的宣武镇,史载“连年阻饥,公私俱困,帑廪皆虚,外为大敌所攻,内则骄军难制。”朱温本是宋州砀山人(今安徽宿州砀山县),一外地人而且是草根出身,去汴州这种四战之地的治所,稍有偏差就有可能人头落地,远不能和占尽天时地利人和的李克用比。综上所述,也就是说唐廷给朱温的封赏开局难度是had,而给李克用封赏的开局难度是easy。△朱温

    接下来我们说说朱温和李克用二人的初始关系,两人在剿灭黄巢军的时候,多次协同作战,而且是令人瞩目的,因为他们二人战功最高,可以称为“扫黄双星”。所以李克用对朱温感觉还不错,是一个能打的战友,当然这只是李克用的错觉,毕竟沙陀人没有那么多心眼,觉得朱温是个可交之人。朱温心思可贼着呢,是个被毛主席评价比曹操还狡猾的人,是个不折不扣的“朱狐狸”。朱温表面上跟李克用称兄道弟,内心里巴不得李克用赶紧去见玉帝。

    “朱狐狸”内心里早就一个大算盘,他素有称帝的野心,知道欲平天下,兵强马壮的鸦军(李克用年少时就很骁勇,军对中称他为“李鸦儿”,所以李克用率领的沙陀军别称鸦军,还有一说是因为沙陀军皆穿黑衣黑甲)是他难以迈过的阻碍,所以“朱狐狸”心里就产生了一个大胆的计划,杀掉“李鸦儿”,为将来一统天下,除掉一个劲敌!

    02 狐狸的套路“朱狐狸”计划对“李鸦儿”动手的时候,“李鸦儿”正在河南道境内对失魂落魄的黄巢进行最后的追杀,但因为鸦军的粮草补给没有跟上,还是让黄巢侥幸给跑掉了。因为汴州是自己回太原的必经之地,所以大大咧咧的“李鸦儿”路径汴州时,决定在老战友的地盘上补给一下。

    猎物自己上门,“朱狐狸”笑得合不拢嘴,亲自到城外迎接“李鸦儿”,二人称兄道弟,好不亲热。

    上源驿的主厅内灯火辉煌,“朱狐狸”安排的鼓乐队正摇头晃脑地吹奏着凯旋的音乐,一对美丽舞女的曼妙身姿在“李鸦儿”面前晃动着,“李鸦儿”做在上首,“朱狐狸”坐在旁边,不停地敬酒,吹捧着“李鸦儿”驱逐黄巢的不世之功,“李鸦儿”眼中已经醉意迷离,而“朱狐狸”嘴角勾起了一抹狡黠的笑意:因为为了不让“李鸦儿”逃出生天,“朱狐狸”可是煞费苦心,他早已吩咐部下杨彦洪用战车和树栅把“李鸦儿”有可能逃出的路线纷纷堵死,然后万事俱备只欠一把火,大事可成。

    一切都非常顺利,“李鸦儿”明显喝多了,在“朱狐狸”的劝说下“李鸦儿”被扶到房间里休息,鸦军的将领们在“朱狐狸”的算计下也都喝得烂醉如泥,史载“从者皆霑醉”,,尤其是“李鸦儿”的贴身侍卫长陈思洪以及其他三百亲兵也都被安排了,“朱狐狸”觉得时机到了,对早已蓄势待发的兄弟们使了一个眼色,一根点燃的蜡烛置于帷帐之下。。。可惜“朱狐狸”千算万算,却漏算了不是所有的士兵都好酒啊。“李鸦儿”的亲兵里有以薛志勤、史敬思、郭景铢为首的这么十几个人压根滴酒不沾,所有他们神志异常清醒。

    大火起来后,“李鸦儿”还在睡梦中,郭景铢看情况危急,直接把“李鸦儿”从床上拽下来,用凉水给浇醒了,大声对“李鸦儿”吼道:“朱温今天要咱们的脑袋!”一身冷汗彻底解掉了“李鸦儿”的酒意,然后开始用最难听的话语问候“朱狐狸”的八辈祖宗,但在此时,上源驿的周围,冲天的火光早已堵死了“李鸦儿”的任何一条生路。更要命的是,数不清的汴州兵挥舞着手中的刀枪,呐喊着要拿下“李鸦儿”的人头请功。“李鸦儿”绝境之中,更显悍勇,每一支羽箭都例无虚发,转瞬间十九个鲜活的汴州兵被送去见了玉帝。

    月黑杀人夜,风高放火天,狂风呼啸,火势更加凶猛,“李鸦儿”和匆忙应战的三百亲兵们左冲右突,都被隔绝在了火场中。看这漫天的火光,“朱狐狸”放声大笑,即将除掉“李鸦儿”这个劲敌,中原霸主之梦,触手可及。。。

    03 飞火神鸦但一场令“朱狐狸”完全没有料到的神操作发生了,“会大雨震电,天地晦冥”,倾盆大雨瞬间就OK了“朱狐狸”费尽心机的“烤鸦火场”,已经都在闭眼认命的“李鸦儿”惊喜地奔跑着狂呼道:“天不亡我也!”

    借着强力的闪电,黑夜与白昼在来回切换,“李鸦儿”看到了逃生的道路,伴着轰隆的雷鸣,三百亲兵以死相搏,强势突围,终于力保“李鸦儿”逃出生天,用绳索翻出汴州城,扬长而去,留下了“飞火神鸦”的威名。△李克用

    这其中还有一段小插曲,“朱狐狸”的部将杨彦洪告诉朱温,沙陀人骑术高超,慌乱之下一定会优先选择骑马逃生,只要发现有骑马的逃离,就地射杀,不要犹豫。

    “朱狐狸”觉得很有道理,所以“李鸦儿”身边的亲兵只有骑马的全部被杀,不过讽刺的是,杨彦洪为了追击“李鸦儿”,慌乱之中也骑了马,结果电闪雷鸣的雨夜,“朱狐狸”没有看清他的面目,也被一箭射杀。

    04 纠缠的命运“李鸦儿”逃回驻扎在城外的鸦军大营,咬牙切齿地要发兵与“朱狐狸”决一死战,最后还是刘夫人拉住了丈夫,劝他不要意气用事,“李鸦儿”经过深思熟虑后,亲自写信给“朱狐狸”,讨要个说法。

    真要两军交锋,在战场上正面对抗数万鸦军,“朱狐狸”即使在自己的地盘上,也未必有多大的胜算。经过盘算后,“朱狐狸”向“李鸦儿”解释,所谓的解释,其实就是像司马昭杀了曹髦,把锅甩给了成济一样,“朱狐狸”依葫芦画瓢,把锅甩给了倒霉的杨彦洪,说这一切都是他的主谋,与自己无关,而且死无对证。

    “李鸦儿”当然不会相信“朱狐狸”的鬼话,因为这里毕竟是“朱狐狸”的地盘,贸然交锋,损失一定不小,昨晚已经失去了三百亲兵的“李鸦儿”,心有余悸,经不起再多的伤亡了,暂时咽下了这口气,在“朱狐狸”小心翼翼的目光注视下,“李鸦儿”也小心翼翼地离开了汴州地界。

    回到太原,忍无可忍“李鸦儿”连上八表入长安,一方面强烈控诉“朱狐狸”的卑鄙无耻行径,请求朝廷废黜“朱狐狸”的官位,另一方面与朝廷谈条件,若果下次朝廷再诏令各藩镇出兵,鸦军毫无二话必定第一个响应号召出兵助阵。虽然唐廷知道“李鸦儿”受了委屈,但是黄巢之后,大部分逆贼都投到了蔡州的秦宗权的麾下,如果拿掉“朱狐狸”的官职,“朱狐狸”会不会与秦宗权合流?刚好两人都是出身于黄巢军,这后果得考虑。

    于是朝廷只能和稀泥,劝“李鸦儿”以大局为重,晋封“李鸦儿”为陇西君王,勉强安抚住了他。

    但在“李鸦儿”李克用的心里,这事儿可远远没有结束,从此这天下最恨的人就是这个“朱狐狸”朱温。在“朱狐狸”扫平中原诸势力的时候,位于西北方居高临下的“李鸦儿”就经常背后捅刀子。每次只要“朱狐狸”的敌人向“李鸦儿”求救,“李鸦儿”都不惜血本发兵救援,目的只有一个:报仇!一场大火,使“朱狐狸”与“李鸦儿”的命运纠缠在了一起,也断送了北方一统霸主出现的可能性,更打开了五代十国乱世更迭的潘多拉魔盒,这个令后世胆寒的黑暗时代,从狐狸与乌鸦的血海深仇开始!

    【感谢您的阅读、点赞、转发、评论和关注,我是羚羊飞渡,中简堂历史文化交流群的食指“点江山”,专注隋唐五代史,业余网文写手,致力于弘扬传统历史文化!】

    原创文章,作者:admin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zhaopeixun.net/piaget/12/305315.html

    发表评论

   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